支架類型

認識冠狀動脈支架

一般情況下, 如冠狀動脈狹窄的情況不太嚴重,可以使用藥物控制病情。不過, 當血管收窄60%-70%以上, 便要考慮進行冠狀動脈介入治療術, 將冠狀動脈支架植入,支撐著血管。同一樣的支架並非完全適用於每位病人,醫生需視乎情況而選擇使用哪一類型支架。支架類形大致可分五類:

  1. 雙療法支架
  2. 全吸收式生物血管模架
  3. 生物工程支架
  4. 藥物塗層支架
  5. 裸金屬支架

雙療法支架

雙療法支架是現時全球最新型的心臟支架,亦是同類型支架中第一款結合了藥物塗層支架抑制內膜細胞增生的功效(減低血管再狹窄)及生物工程支架的親組織安全性(加快支架覆蓋)。

支架外壁(面向血管壁)塗有抑制內膜細胞增生的藥物,儲存於隨時間可分解的聚合物內。藥物將完全釋放,控制內膜增生及降低血管再狹窄的機率,而無需擔心出現慢性炎症。支架内壁(面向血流)則附有抗體,吸引人體血液裡的內皮祖細胞(EPC)加快血管內皮層自然修復及恢復血管功能。

此款支架的雙重療法不只有助降低血管再狹窄的機會,同時亦有助減低早期及晚期血栓之形成。

全吸收式生物血管模架

全吸收式生物血管模架是一種會隨著時間分解並被人體自然吸收的支架。

和現有的藥物塗層金屬支架類同,全吸收式生物血管模架是把能抑制血管壁細胞增生的藥物塗在可分解性塑膠物料而製的支架上,減低血管再次收窄機會,維持血液流通;而支架則於兩年內分解消失。

由於這種支架的獨特物料結構的關係,不是所有病人均能適用,如患有血管嚴重鈣化,迂曲或慢性分叉病變等之病人。

生物工程支架

此乃最新的第三代支架- 生物工程支架╱ 又名抗體塗層支架。這種支架有別於藥物塗層支架,它是使用獨有的親組織表面技術,把一種抗體覆蓋在支架表面上。這些抗體會吸引由人體骨髓自然生產出來的內皮祖細胞(EPCs)並使其依附在支架內圍表面,快速形成一層健康的內皮層。這樣能加速血管內皮層自然修復過程,不單能降低血栓形成的機會和減少再狹窄的發生,這些內皮祖細胞,更能令支架與病人的血管相容。

新型的生物工程支架,利用內皮祖細胞捕獲技術,增加血管損傷處的內皮祖細胞數量,加速植入支架後的血管修復過程,從而減少醫生處方之抗血小板藥物服藥時間和劑量。對於需要逼切進行其他外科手術,而無足夠時間服用長期抗血小板藥物的病者,這生物工程支架可降低形成血栓的風險。新支架能為冠狀動脈心臟病人提供較安全的選擇。臨床研究證實,生物工程支架較早年使用的支架更穩定,置入後血栓發生率較藥物塗層支架為低,有助改善冠心病人生活。病人應按照醫生指示服用雙重抗血小板藥物。在一般情況下,醫生會建議植入生物工程支架的病人服用30天雙重抗血小板藥物。

藥物塗層支架

本港自2002年開始引入了藥物塗層支架。藥物塗層支架是在一般的裸金屬支架表面塗上藥物,當支架植入血管時,藥物就會釋放到血管內壁受損傷的位置,從而抑制平滑肌及血管內膜增生,令復發率降低至僅約一成。

藥物塗層支架在抑制冠狀動脈再狹窄方面,的確得到相當滿意的效果。但選用藥物塗層支架的患者要注意的是,一定要遵從醫生的建議長期服用抗血小板凝集藥物。根據美國心臟病學會(ACC),美國心臟學會(AHA)和美國心血管造影和介入學會(SCAI)的建議,植入藥物塗層支架的病人需服用至少一年或以上的雙重抗血小板藥,以降低血栓形成的機會。

裸金屬支架

心臟支架的作用, 是支撐已被球囊撐開的血管, 保持血流暢通。裸金屬支架是早期的第一代冠狀動脈支架,一般是使用不銹鋼或鈷鉻合金製成。相比起早年只使用球囊擴張術的病人,植入了支架的病人在復發率、血管再收窄或再閉塞的機會也大大降低。然而,因支架植入後,心血管內壁會出現一定程度的小損傷。在自我修補過程中,有機會出現血管平滑肌增生的現象(就如有些傷口癒合後結疤增厚一樣),令放置支架的部位再度狹窄,因此,衍生了第二代支架- 藥物塗層支架。